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在移动端社交类签到应用的活跃度远远不如Y

2018-11-01 09:58:29

媒体报道称,Foursquare向150万商家开放了广告平台,谋求转型,而其CEO克劳利的创业历程已超过十年。他如何在一蹶不振中带领团队寻找出路?来看看Fastcompany站对丹尼斯克劳利的报道,看看这位CEO背后的故事,由钛媒体编译整理:

丹尼斯克劳利(Dennis Crowley)近又一次成为了媒体焦点,不是Twitter上的热议转推,就是公众视野里的人物。

今年的SXSW音乐盛典上,大多数时间他都用来躲避流言蜚语。因为江湖传说Foursquare消耗了大笔现金,正想方设法找新的融资。Yelp的董事基思拉布伊斯(Keith Rabois)已经成了公开诋毁Foursquare的人。据他爆料,这家公司的潜力是个神话,只有来一次放手一搏的收购才有一线生机。

克劳利花了十多年追寻自己心中的梦想,要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社交GPS。Foursquare是他追逐梦想的第二家初创企业。他已经把自己的首次创业尝试的成果Dodgeball(一款城市导航应用,该项目已在2009年被谷歌关闭)卖给了谷歌,然而,该搜索引擎巨头,却让这款克劳利倾注梦想的产品一败涂地。

在移动端,社交类签到应用的活跃度远远不如Yelp、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应用,签到应用的式微,到底是缘于点评、社交类应用的压倒性势头?还是因为签到模式的固有弊端?Foursquare团队无论是转型、再次融资都无异于困兽犹斗,来看看这位CEO的十年迷茫:

力排众议

现在有人质疑,克劳利毕生追求的理想是否正是Foursquare真正的致命弱点,也许他的创意先天就有残疾?可能用户就是不喜欢用分享相片或者更新个人状态的方式来分享自己所在的地点。

但克劳利从没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使命这么有信心,也从没这么挑衅地回应批评自己的人。他说,

过去几年,我们已经做了许多东西,就为了努力让公司活下来,所以我们不会给Facebook和谷歌击垮的。

今年4月,Foursquare成功募集到一笔4100万美元的债务融资,公司借此机会开始自我改造。Foursquare下定了决心转型&mdaheck-in)功能和虚拟奖章特色(参见国内C2C应用街旁的功能)。

如今,Foursquare终于向自己平台上的150万商家开放了广告平台,向他们推销自己的广告工具。这家站的地点数据正在催生Uber和Path等一系列服务,使它足以威胁市值22亿美元的Yelp(美国的点评站),成为对Yelp有杀伤力的竞争对手。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关头,一个真正让我们难熬的关头,克劳利非常清楚现状。而他的公开吐槽、力排众议也颇让人唏嘘:

有人会说,哦,你可拿不出跟谷歌媲美的杀手锏! 说的是没错,可谷歌有5万员工别忘了......还有人说:你的产品不会像Facebook的那样有利可图的!是啊,有4900人在为Facebook工作呢,而且Facebook都满10岁了!我们才4岁半,我们只有160人:给我们个成长的机会,看看我们长大了是什么样。

克劳利其亾

初创公司的风格总是深受创业者自身的影响,但很少有那家公司像Foursquare和克劳利的个性那么相似。

在这一应用的早期推广阶段,Foursquare就在沿着有利于克劳利的方向运转;而当Foursquare的用户超过百万人时,克劳利就上了杂志封面;电视报道Foursquare时,他就得到了5000万美元的一轮融资。

然而,到了2011年底,用户成功突破了1500万人、注册企业多达50万家,连星巴克这样的品牌也慕名而至此时,Foursquare的光环就已经开始减退。2012年,这种危机形势格外严峻,它已经不仅影响到Foursquare的发展潜力,还让克劳利的CEO宝座受到威胁。谈到Foursquare的发展境况,Foursquare 公司的元老级员工、现任Path首席科技官Nathan Folkman如此解释说,

期望那么高,所以不可避免地,人人都会冲着你来。开始大家会爱上你,后来突然一下子,就巴不得见到你完蛋。

随着Foursqaure的早期发展遭遇瓶颈,团队内的悲观情绪很难清除干净,而克劳利犯下的错也给自己的工作增加了难度。从开始到现在,Foursquare更像一个在长大的Dodgeball,为用户提供的是签到有奖这类特色,鼓励用户一晚上在四个不同的酒吧报到,就是为了赢得一块品酒达人的奖章。然而,回到用户的体验出发,这种应用对用户来说和十几岁的孩子玩游戏没什么两样。

我们不想成为一家发奖章的公司,那样可能就错得离谱了。 克劳利说归说,但Foursquare后来无疑就在大家心目中成了这样的公司。

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防尘网生产厂家
上海开利空调维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