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组词汇总——新“毕业”

时间:2020-03-27 16:30: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作者:舒晋瑜

近期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党政机关公务员是最大的浏览群体,所占比例接近1/ 。调查还显示,官场小说影响力日趋增大的10年,正是互联网气力越来越大的10年。网络气力正在激荡着传统的官场小说写作、出版和发行。

《组织部长》在网络上现身不久,很快被新浪网评为“官场中人必读的十二书”之一。尔后,这部屡遭谢绝出版的官场小说时来运转,连出三部。由于没法预感如此畅销,最早出版了《组织部长》(春风文艺出版社)第二部,北京新华先锋只好顺水推舟,出版《组织部长前传》和《组织部长》(终结版)。

曾身为组织部长的大木,写作《组织部长》,是否现身说法,他的作品缘何引起诸多网友的争议乃至攻击?官场中人,如何跳出官场写官场?大木在采访中首次表露自己在写作中的为难。

记者:网民的反响和参与对您的创作有影响么?

大木:《组织部长》出版后网络上有连载,点击率相当高,许多读者在留言里提出宝贵意见,也是我在今后的创作中值得认真参考和鉴戒的。同时,也有极少数人对我谩骂、诅咒,我知道那是一些人在对号入座。

记者:《组织部长》系列内容上有没有关联?延续地写三部是内容需要,还是市场需求?

[NextPage]

大木:《组织部长》初稿有40多万字,是在2002年完成的,有一些处级干部看了,都赞不绝口。但是前后展转了许多出版社和杂志社,都因内容太敏感,或者故事太真实,没能和读者见面。没办法,只好反复修改。直到2007年,先出版了《组织部长》的第二部(当时出版时没有注明是第二部),没想到1出版就引发关注,新浪网评为官场中人必读的12书。接着就出版了《组织部长》第一部,也就是《组织部长前传》。总的来讲,出这书风险较大。有的编辑连内容都不看,冲这书名就不敢出。

1956年王蒙写过《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发表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引发过很大争议。但这篇小说本身没有触及组织部干部选拔任用的故事。因此,长期以来,无论是各级领导干部还是一般群众,都对组织部门都有一种神秘感,不知道组织部是干什么的,不知道一个干部是怎样一步一步提拔起来的。干部提拔是相当复杂的问题,我远远没有把真实的东西写出来。《组织部长》第一稿大刀阔斧被删掉 0多万字,如果按原稿出版,肯定会有人对号入座。关于这个题材,我有很多东西要写,意犹未尽。我还想要以第一人称,写我在组织部的那些事,题目就叫《在组织部的日子里》,自传体的。不过我还在犹豫。

记者:先出第二部,再出另两部,会影响故事情节衔接吗?

大木:《组织部长》有了3本,这是自然构成的。只是第三部的最后一章被删掉了,这是由于编辑和我的意见不一致,我还是希望在适当时候要让删掉的部份和读者见面。

记者:被删的内容是什么?

大木:原稿的第一章,题目叫“惊骇之夜”,写省委组织部长的儿子出了问题,部长听到消息后一夜未眠,全部写他的心理活动。当时这个稿子在新浪网上发了三分之一,还参加了一项文学评比,这些内容在后来的书中全部被删了。

记者:有网友感觉部分内容过于夸大,认为都是虚构出来的情节,对此有甚么看法?

大木:作品中所有的细节都是真实的。人物是虚构的,但几近所有的细节和一个个故事又都有真实的一面,这也是“贾士贞”这个名字的本意。有人在网上发帖子,说我没在组织部待过,这些都无关紧要,本来想把我在组织部考察干部用过的笔记本封面和介绍信在书的适当地方印上去,但我还没有考虑成熟。记者:写这部作品有顾虑么?

大木:我当时只是想要把我们国家在社会转型时期,关于干部如何提拔、任用的真实一面表现出来,并没有过多地抨击制度或某些人。《组织部长》第三部出版时,恰好中组部长 关于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文章在《人民日报》发表。这是出版社和我都没有想到的。这并不是我的预言正确,而是干部人事制度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组织部长》展现矛盾冲突中的真实人性,揭示干部人事工作的主要弊端,靠权力提拔干部的片面性,和缺少足够的民主决策进程等等,与社会发展已极不适应。我在书中写了两个干部科长,以及王主任、光头顶的人事处长等,都是有原形的,但是,他人未必知道。我也相信他们不会对号入座的。

记者:官场小说一直很畅销,您认为是什么原因?

大木:首先,对官场文学要有一个正确、全面的认识,官场和当今社会各个领域一样,有各种人,各种层次的,有相当有才干、有能力的人在里头,所以,不应当对官场文学有“谈虎色变”的看法,乃至1说到官场文学就认为在影射某人。《组织部长》出版后,很多朋友看到我就问,是不是写的某某部长(江苏出了个腐败组织部长),还有人对我说,关你什么事?你写人家干什么?这类现象至今还存在。其实我相信,大凡写官场的作家并不是居心叵测的,甚至要攻击谁。而是由于官场里有故事,有人性,有斗争,有矛盾,有腐败,这些才是正常的,没有才是怪事。古今中外,人人想当官,官场上人,不管多大的官,都和组织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始终认为,很多官场小说没有写到位。没有把中国官场中很多深入的东西表达出来。没有把官场里的人灵魂深处的东西发掘出来。官场小说不能只出现腐败,更多的还要发掘人性。[NextPage]

我认为当代“官场文学”的创作,是一个非常严肃的政治和学术问题,作家应当为党和国家的前程命运着想,努力去发掘官场中严肃而精彩的东西。这些都有待大家今后去努力。

至于说为何官场文学很受读者欢迎,主要还是大家关心如今的官场,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官场的故事精彩、感人。它以其强烈的批判性和独特的故事性,不管是以影视作品还是以小说的形式面世都遭到众多观众喜爱。官场文学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之所以遭到读者欢迎,这恐怕是社会转型时期的一种独特社会现象。

记者:您认为优秀的、理想的官场小说是什么样的?

大木:不知道“官场文学”这个提法是谁最先提出来的,但我其实不赞同。确切说应当称为现实主义题材。至于说什么样的官场小说才是优秀的、理想的官场小说,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优秀的、理想的官场小说不仅要触及社会深层结构问题,还要触及政治文明和文化心理结构,深触人的灵魂世界和时期的精神课题。我其实不赞同一味只表现官场腐败。

记者:作为非专业作家,您在创作《组织部长》的进程中,有困惑吗?写完以后有遗憾吗?

大木:作为一个业余作家,一个长时间身在官场中的人,我和那些专业作家、自由撰稿人不同,我有组织,有工作,有领导,而且领导就是官场中人,他们心有余悸,不希望身旁有一个写官场的作家。因此我就像一个“地下工作者”,许多作品都是“地下作坊里”生产出来的产品。除了担心被扣上政治帽子,还担心自己被视为“游手好闲”。在我的官场生涯中,被打击报复过,乃至把我挂起来三年多,没有职务,没有工作。一度时还有人监督我的生活和工作,乃至在帮助我修改稿子同志的电脑上查找证据。

其实对《组织部长》,我并不满意,有许多人物和故事都是迫于无奈。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欲望,希望把更真实的东西出现给读者。

大木,原名樊素科,江苏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江苏省级机关供职。一直在乡、县市、省机关从事文秘、组织、人事等工作三十多年。1999年开始长篇小说创作,已出版、发表的作品有:《愿望树》、《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相爱多久》、《采风》、《奔腾年代》(在《中国作家》杂志2005年金秋之旅获奖时名为《走向法治》)、长篇小说《组织部长》等。

(编辑:李明达)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治发烧吗
散寒除湿有哪些方法
什么草药活血祛瘀
偶尔心肌梗塞是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